听闻谪仙

“像是被困住的野兽 在摩天大楼 渴望自由”

很快就演唱会啦!
我们啵啵四周年快乐!
#TFBOYS四周年快乐#
排排坐吃西瓜的夏天🍉

【梦间集/铃我】原来是日久生情


金铃儿x我
太喜欢金铃儿了所以我就……
自力更生,丰衣足食:)
(标题内涵隐藏于文中……吧?哈哈哈哈哈哈嗝)

【1】
我又做了那个梦。
梦里仍是一片重重迷雾,压迫着我快要呼吸不畅,剑冢幽黑,我在其中迷惘地不停奔跑……
我要找什么?
我究竟何时……来过这里?

我一身冷汗的从梦境里惊醒,后背的衣裳已被洇湿。夜正浓,树林间有微微的夜风吹拂,星空灿烂。我惊魂未定的四下望去,大家都正在好好休息,并无什么异样。

不对……还是少了一人。

金铃索又不见了。

从我来到这个世界,与这帮朋友结伴同行,一同寻找真相后,金铃索总是显得不那么合群,神色清冷的坐在一边不说话。
每次我望向他,他总是低头默默的看着自己的颈饰,摩挲上面古老的纹路,眼底像是一潭深泉。那好像是他们古墓派行走江湖的信物,非常重要。这也就算了……开导他,他还语气不自然的说我多管闲事。

偏偏他还是个半夜不好好睡觉的主!

我叹口气,还是摇摇晃晃的站起来,尽量小心的绕出休息地。
又跑到哪里去了啊……

【2】
不知走出多远,我在林中一个湖边看见了独自坐着的金铃索。星光淡淡撒在他的头发上,闪着金色的流淌的辉光,眼底却是一片黯淡的昏黄,昔日灵动的金色眸子也不在。

这幅模样……还真有点让人心疼啊。

“这么晚了,跑出来做什么?多危险啊。”

金铃索显然是被吓到了,肩膀小小的抖了一下。他转过来 看见是我,又很快拧了回去,语气微凉:“……你又来做甚。”
我“……”了一会,自顾自的坐下来。“来找你!你出来干什么啊?咱们还没从这阵中出去呢,万一遇到魍魉怎么办,你又不是擅长对战的,万一遇到危险……”

“你是在担心我?”金铃索的语气平平,听不出什么情绪。

我被这么一噎,反倒觉得脸有点烧。
这这……什么人啊!
“是啊是啊,超担心你的!”我决定探探他的真实想法。到底是为什么要这么晚了从休息地跑出来?发生什么了?
金铃索转过头看了我一眼,我怔住了。

那双眼睛仍是美丽,闪耀着星辉,最深最深的眼底却盛满无数忧伤。
“我从小生活在古墓里,”他说,“我……很想回去。”
“你能理解吗。”

……原来是想家了吗……一时间我张口结舌,委实不知道如何安慰他。

微风穿行在我与他之间,我听见他的颈饰叮叮的发出清响。

唔……怎么办,真的蛮心疼的啊……
【3】
“你还要陪我坐到什么时候。”

半晌,金铃索的声音冷不丁传来。
我从思绪中被惊起,才发现自己默然无声的,已经陪他坐在湖边很久了。
同时还有点胸闷是怎么回事呢……这家伙还真是傲娇啊!
气结。“算了,我回去了,你…你自己小心吧!我不管你了!”
我赌气的挥袖要走,袖子却被人拉住了。

金铃索仍然望着微波粼粼的湖面,但一只纤细玲珑的手却拽着我的衣袖。他脸色微红,踌躇着说,“……你…能再陪我坐会么。”

我:“……”
可以说是暴击了。
我又气又好笑的摇摇头,还是坐了回去。
“好吧。”

夜色中他的脸庞微红,风吹起他的头发,很好看。
【4】
我再次醒来,天已经蒙蒙亮了。
迷迷糊糊中翻了个身,发现自己是睡在休息地,身上还披着一件白袍。

……啊?
我……我不是和金铃儿在湖边吗?
这是什么情况?
我腾地坐起来,脑内一片空白。

抓了抓那白袍,才看清上面细细密密的绣着卷云纹。

啊……这是金铃儿的衣服……

我摸了摸脸。今天怎么这么热啊。
【5】
遭遇魍魉王,又是一场战斗。
好在,我们当然是胜利了。
大家停下来休息的间隙,我想起那白袍,赶紧拿去找到金铃索。他坐在树下默默的给自己的伤口缠着绷带,脸上无悲无喜。

“那个……金,金铃索,这衣服你的吗……”
诶诶我怎么还有点紧张?什么啊!
金铃索白皙的脸又浮上一层薄红,缠绷带的动作滞了一瞬又恢复正常,“不必还。”

“……是你送我回来的?”
他瞥我一眼。“你睡着了。”

这就是默认了吧……奇怪,怎么有点开心啊。
于是我就在那低头偷偷笑得像个傻子。

很突然的,我被圈进一个微凉的怀抱。
拥抱柔软,温度有些凉,游丝般的草木香气萦绕于鼻端。

我一动不动。
金铃儿抱住了我。
时间仿佛都在此停止,只听见浅淡的呼吸。

“谢谢你这么关心我。”
他温润如玉的声音从我头顶传来,胸腔的震动实实在在的传到我的心里。

我回抱住他,安慰地轻拍了两下,心情好得不得了,就好像一眼水灵灵的清泉在心底流淌。

然后我听见了最美好的话语。

他说 : “我喜欢你。”


fin.


【肝得昏天黑地头晕眼花
   写点小甜饼自愈一下下!
   希望喜欢哦!♡】

收到了! @桃吃  太太画的真好看!
给太太和老王打call!ଘ(੭ˊ꒳​ˋ)੭✧

得赶紧上色啊……哎水彩废……
我们小啵很快就是四周年啦!!!
TFBOYS四周年快乐!

我们杰西卡快生日了!大眼爸爸0706生日快乐!!!你超棒der!

【楚路】不忘

半夜看书忽然重温龙族……
于是就脑洞【明明是扩写谢谢】了一下……蛤蛤。
小学生文笔.

时间回到很多年前的那个雨夜。
日本东京都和埼玉县交界处,千鹤町,曼波网吧前的街上。
本来以为这晚一切大概都告一段落了,战斗委实过于激烈了。楚子航按着恺撒的枪|管,平心静气的说:“等等看,让他说出幕后指使人的名字再说。”
满街狼藉,大雨滂沱,他非常疲累了,现在只想着快问出个结果。
于是谁都没有注意到积水中缓缓坐起一个人,他的枪直指恺撒后背。

子弹破风的声音呼啸而至,楚子航惊觉扭头,然而一个红色的身影已经飞扑出去推开了恺撒。那颗子弹击中了他,他倒在积水中,身下开始形成巨大的血斑。几乎是同时,恺撒回枪一枪毙了那个放冷枪的杀手。

路明非!
楚子航的心仿佛也被那颗子弹击中一样,空了那么一刹那,他扑过去抱住失去意识的路明非,大声呼喊着他的名字。
“路明非!路明非你看看我!”
楚子航死死的看进路明非已经涣散的瞳孔,满手都是他的血,耳边是漫天漫地的雨声,暴走组痛苦的哀号和大概是援助的人的声音嘈杂一片。
但楚子航听不到。
路明非那身单薄的旗袍早就烂得不成样子,楚子航抱着他,觉得他身上的骨头都快要硌到自己。

……居然……自己居然也会出这样的疏忽啊,最重要的人受伤了。

楚子航跪在滂沱的雨中,怀里抱着那个男孩,血斑在积水坑里扩大。

那一刻他是那么害怕路明非就这样死掉。


楚子航睁开眼。窗外淅淅沥沥下着雨。
……梦见了那时候的场景吗。楚子航意识到刚才是个梦,可是那时候的情景在梦中也是历历在目,细节清晰得让人心里揪着疼一下。
楚子航搂住了身边熟睡的人,还好,自己没有失去他。
“晚安,明非。”

我和你的每一幕,我都不忘。

Fin.